国内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 刘峰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评价 >> 正文
郑学知:逃不了的江湖,看刘峰律师归来(二)
2017-6-26 10:04:33
浏览:

正文:

刘峰律师按:本来想添加几句按语评论,但由于这几天太累了,便做放弃。仅在此对郑学知的理解和支持表示感谢。

 

 

郑学知:逃不了的江湖,看刘峰律师归来(二)

 

曾今我压抑不住自己的咳嗽,不小心发出一声闷响。被人不经意听到,朝这边了一眼,我既惊喜更害怕。

今天,我仍然是个小哑巴,满足的哑巴。蜷缩在属于自己角落里,看他们台上高声演讲,台下狂热的歌颂或者愤怒的诅咒。我哭了,想说话了,因为我疼痛了。

我的疼痛,不是因为我病了,是因为我觉得他们病了、四面八方。

----------------------题记

---------- 题记

至今,我跟刘峰律师仍然是素未谋面,只是偶尔在网路上读他的博文而已,当然我也关注其它更多人。我有自己的习惯,不评论不褒扬不诋毁不攻击,因为我不是利害关系人,对于任何一种听着再刺耳的声音,我做得到一笑了之;任何一种干净、理性的声音我听到了,不会欣喜失态但会在心里默默的表个赞

2013815号晚上,我和以往一样,打开电脑听听音乐看看新闻逛逛博客。和平时不一样的是,我做了一件多余的事情,写了一篇名为《逃不了的江湖:看刘峰律师归来》的文章。完成后我读着自己满足,816日下午我小心翼翼把它放在了自己在正义网的法律博客上。不曾料到,先是刘峰律师转载了,后来被杨金柱律师转载了。

在这之后,我在杨金柱律师的新浪博客里读到《转发:刘峰律师关于对死磕派律师的几点声明》、《转发:刘峰律师关于对杨金柱律师老前辈的几点歉意》以及全部网友的评论。


小哑巴开心。死磕派领袖杨金柱律师没有就刘峰律师的“倒戈”(此处“倒戈”与笔者前文解释一致)一事跟刘峰律师较真,而是专注于刘义柏等案件,宽容的对待了刘峰律师,刘峰律师也向杨金柱律师表达了自己的志向和歉意。如赵庆律师所讲“同行之间的精神宽容也许比物质资助更重要,也许比成功办理一个案子更重要,我们所追求的法治、民主之路本就坎坷,让我们用宽容的精神慰藉这一路的疲劳!”看到杨怪侠和刘少侠的相安无事、在不同的道上为各自的志去奋斗,相信这是许多和我一样关注他们、祝福他们的看客最期待的结果。


但是小哑巴也很难过。我看了许多看客,甚至法律圈子里的看客都在这两篇博文下批评刘峰律师。批评本身没有什么不对,只要是善意的哪怕难听也没关系,小哑巴愿望刘峰律师能择善言而听之。但是如果有看客要去把自己的猜测刻意描成事实、要把私下不光彩的议论晒到网上、甚至为他人选择的道路说三道四、谩骂他人的品德,我觉得也太那个了。

小哑巴头等难过的是:热衷于谩骂、攻击甚至诋毁,竟然成为了法律圈子文化交流的主要形式之一。互联网上信息千千万万、丰富多彩,看客要是为博眼球愉悦或者心里的满足,大可不必关注法律圈子里的话题。所以我曾今妄自作了一个判断:关注到这个圈子的看客必定是属于这个圈子的多一些;关注到这个圈子看客应当比关注其他圈子的看客要理性、磊落。但是,小哑巴今天失望了。

小哑巴第二点难过的是:在任何热衷于谩骂、攻击者口里吐出来的话语,虽是用一百不同形式的表达出来的一百个不同声音,看着却是来自几个人思维而已。自然和社会生态需要包容得下多样性的声音。当我还在老家乡下的时候,我以为“鸡叫天就会亮了”这是真理;当我漂泊到大城市工作生活再也没看见过活鸡的时候,我以为“没有鸡叫天也会亮”这也是真理。没有哪一个比哪一个更高明,没有哪一个比哪一个更高尚。辨不清真理也没有人苛责我,因为我至少做到一点:我不是鸡,不会学鸡叫,听到别的鸡叫,没有跟着叫。

小哑巴第三点难过的是:我们每个人行为应当受自己的灵魂支配,只要不违背伦理道德不伤害正义和法律,做自己的任何选择都应该得到尊重,至少不应该到他人的指责。虽然我们的肉体出自父母,但灵魂栖息在自己的屋檐下,每个人在可以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完全责任的时候,应当有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某件事或者不去做某件事的选择权利,包括选择自己的职业道路和合作伙伴。刘峰律师没有选择死磕派或者站到了翟建派阵营或者根本无门无派,我们有什么好苛责、非议的刘峰只是刘峰,一个律师而已,哪怕他在公众面前话语多点、声音大点,刘峰律师对自己任何选择都是当的,因为他不属于这个社会公共资源,他只是属于自己。和我们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当他感觉不安全感时候,他有权选择不勇往直前、选择选择去往他自己认为安全的领域。哪怕我们出自善意,也不能绑架他的意志,试图割断他人灵魂之弦,剥夺他的生命之箭。


小哑巴只是疼痛了,没叫了一声。有没有人听到我的疼痛不要紧,至少没有人阻止我发出声音,我感觉很舒服。并且真心感激这个世界容许小哑巴这一声闷响可以在飘荡在空气中。

我很满足,如果有更好心更善良人问小哑巴还有什么愿望。小哑巴会告诉他:愿望身边的每一个朋友在批判他人的时候不要带恶意攻击;愿望刘峰少侠能够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删掉自己网页或者博客上他人留下的有关杨怪侠负面的评论(如果有的话),愿望杨怪侠可以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删掉自己网页或者博客上他人留下的有关刘少侠负面评论(如果有的话)。

如此而已。

郑学知2013年8月23日于上海

http://zhenglawyer.fyfz.cn/


·田芳:发个短信就能犯罪吗?——谢谢刘峰律师帮我们打的官司 (2017-6-27)

·陶大中:我与“犯罪”擦肩而过——回首从侵害商业秘密罪陷阱中逃脱的经历 (2017-6-26)

·李智华:精诚与大爱 ——从《理性与艰难》读刘峰律师 (2017-6-26)

·翟亮:解读刘峰律师职业理念和辩护理念----以一个刑法学研究生的视角 (2017-6-26)

·郑学知:逃不了的江湖:看刘峰律师归来 (2017-6-26)

·胡叶荣律师:评刘峰律师的变化 (2014-8-22)

·宅老余晖:为刘峰律师喝彩 (2012-8-5)

·郑学知:逃不了的江湖,看刘峰律师归来(二) (2017-6-26)

·独说·同行|李婉君:哲学律师刘峰——记写作倡导者刘峰 (2017-7-5)

·胡敏丽:刘峰律师辩护理念中“说服”的含义 (2016-6-27)

·看守所的陌生嫌犯来信 (2016-7-3)

相关网站: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司法部 | 广东律师在线管理网 | 广州市司法局 | 广州市律师协会 | 广州法院庭审直播网

 
联系地址: 广州市 白云区机场路1630号 方圆白云时光635、636室 联系电话 :020 -3775 4695 电子邮箱:WeiYangLaw@163.com
Copyright © 2017 WeiYangLaw.Com 未央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052469号-1